首頁 » 「長照20年雖苦」但病患也不好受!盲父自白:想離開,侯怡君才明白「爸爸為家人苦撐」當場淚崩:爸爸為什麼你要那麼堅強

「長照20年雖苦」但病患也不好受!盲父自白:想離開,侯怡君才明白「爸爸為家人苦撐」當場淚崩:爸爸為什麼你要那麼堅強
2021/03/04
2021/03/04

42歲本土劇女星侯怡君因擅長飾演壞女人而受到矚目,靠著精湛的演技讓觀眾恨得牙癢癢。然而相較於螢光幕上的形象,私下的她其實是位非常孝順的女兒,為了照顧全盲的爸爸、智力退化的媽媽,毅然將工作上賺到的錢幾乎投入其中,就為了讓父母能得到最好的治療,10多年下來可說是吃盡苦頭,但她卻甘之如飴,甚至感慨地說,對她而言能聽到媽媽罵人是幸福的!

然而,無論外表裝得多堅強,長照20年下來怎麼可能不心累?怎麼可能不感到挫折?

對此,侯怡君就坦承自己確實曾感到絕望,但與此同時卻更強調,長照者雖辛苦,但病人也不好受,他們承受著「自責」的莫大壓力!並且語重心長地透露,自己是得知了父親因不想拖累她而試圖輕生的情況,才學會去瞭解爸爸患病後默默苦撐的心情...說到此處,她再也難忍心中的不捨哽咽:「爸爸為什麼你要那麼堅強...」

據《商周財富網》報導,侯怡君坦言,爸爸向來是個自尊心很強也很有責任感的人,最初發現視力衰退的情況後,也一直用正向的態度去面對,然而,真實情況卻並非如此,爸爸其實因為不願他們擔心,一直在默默苦撐,「我一直以為我爸爸是很堅強的,雖然很心疼爸爸,又覺得要效法爸爸的正向樂觀。直到不久前,爸爸一股腦地把他10多年來的想法跟我說...」

爸爸對她坦承,曾動過想要輕生的念頭,那天家中突然跳電,讓獨自一人在家的他,就想著要靠自己去檢查,怎料因為眼睛無法看清,誤觸而被電暈,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甦醒。但清醒後他非但沒有慶幸撿回一命,反而是滿滿的挫敗感襲上心頭,第一時間就決定要爬進廁所了結自己的生命,「自己連一件小事都做不好,那麼活在世界上還有什麼價值呢?往後會不會拖累家人呢?」

萬幸,正當侯爸爸準備輕生時,他想到了老婆、孩子,「心底閃過我媽媽,還有我們小孩的臉。就在那一刻,我爸爸說他真的『醒悟』了,他要好好珍惜他的餘生。因為,他還想照顧我媽!」也是直到這一刻,侯怡君真正意識到身為病人的爸爸一直在為了家庭苦苦支撐。

說著說著,侯怡君臉上不禁寫滿心疼,還透露印象最深刻的,是爸爸對我炫耀他的新柺杖...明明是看到爸爸樂觀的笑臉,她卻滿是心酸,「當下覺得好難過、好難過,爸爸為什麼你要那麼堅強?」忍不住掉淚時,還下意識地轉身、不想讓爸爸看到自己流淚,「但當我轉身後,我哭得更傷心了。因為,我爸根本看不見,他看不見我的表情,他不知道我在為他笑,也為他流淚…」

待平復了心中的情緒,侯怡君感同身受地說,病患其實承受的壓力不比照護者少,「生活的挫敗感和麵對病情的惡化,就像走進看不見出口的黑暗隧道裡,過去的名聲、地位、關係都一去不復返」,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,長照的人跟病患,都要試著放下堅強的偽裝,透過真誠的溝通瞭解彼此的心聲,才不會陷入惡性循環的絕望泥淖!

事實上,侯怡君也因為爸爸的坦承,才瞭解病後父親對生活的不安!最後不忘呼籲,在照顧過程裡,無論病人或是家屬,都難免會有無底的絕望和迷惘不安「但千萬別『走火入魔』。有時我們接受了,才能走更遠的路,我們一定要冷靜下來。」

侯怡君還說,由於爸媽不喜歡都市的喧囂,所以她便聘請看護在南投縣水裡老家照顧,協助煮飯、打掃、備藥、復健。然而因為母親的病情,讓她無法接受旁人要求做不喜歡的事,為了表達不滿,還會放聲尖叫甚至是吐口水,因此看護們都承受著無比龐大的壓力,短短幾年內辭的辭、跑的跑,陸續換了七、八個人。

其中最令侯怡君崩潰的是,有幾次錄影或工作途中突然接到爸爸電話,說看護不見了,讓她心急如焚地立刻放下手邊的一切,飆上高速公路回到爸媽身邊,「那真的是…覺得世界要毀滅了!」說著說著,侯怡君也不禁感慨:「照顧長路幾乎用金錢鋪成,讓我不去看這十年的長照帳本,就是因為沒膽算,現在才能繼續撐。」

然而即便如此,侯怡君卻還是非常珍惜與母親的每一刻相處,雖然她生起氣來會動手,說話也有些刻薄,有時候難免會情緒上湧,但十年來,卻沒有真正沒回過嘴,對此侯怡君真切地說:「我媽的命是撿回來的。現在的我,還能聽媽媽罵人,也是很幸福的事情啊!」

最後,侯怡君也透露,自己其實也遺傳了爸爸該病的基因,將來也許有一天,將與父親有相同的遭遇,而這也正是過去她對婚姻卻步的主因,「生老病死是人生很現實的事,我算過,養育父母之外,不含車、不含房,要給自己存六千萬元現金養老」,之所以會須準備如此鉅款,則是因為她不希望拖累別人來照顧,「不管未來發生任何意外,要請看護、住機構,我都不希望自己成為家人的負擔!」

長照真的不容易,侯怡君能如此十多年如一日的無怨付出,真的好讓人敬佩,也希望雙親的狀態都能越來越穩定,讓她減輕一些壓力!


用戶評論